首页 | 新闻资讯 | 校友会 | 校友风采 | 学缘故事 | 校友期刊 | 校友捐赠 | 服务校友 | 影像辽大 | 联系母校 | 我要捐赠 

     学缘故事

学缘故事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缘故事>>正文
辽大芳华——涂淑梅(历史学院1988级校友)
2019-03-04 15:16  

辽大芳华

文/ 涂淑梅(历史学院1988级校友)

 

       岁月流逝,记忆中的母校辽大却永不褪色,它见证了我们八八人的芳华,沉淀了辽大人的青春记忆,在我们的心中凝集了无数美好的情感……


同窗情

       八八年九月,怀揣对大学生活的无限向往,乘坐绿皮火车,按照录取通知书上的说明,下了火车换乘205路公共汽车来到了不曾熟悉的辽大校园,眼前的一切,古朴厚重,比想象的更加唯美浪漫,瞬间便喜欢上了它。

       相知无远近,同窗心为邻。八八历史档案三班,由34名女生,11名男生组成的一个难忘的集体,女多男少,所以男生在我们眼里个个都是帅哥儿。

 

辽大历史系八八三班男生

 

       那时的班级活动十分丰富,这些活动把大家紧紧联结在一起,游泳课、滑冰课、艺术体操课、排球课都是我们津津乐道的。操场上的乒乓球儿台案子抢不着,就在寝室里用桌子当台案,用饭盒当球网,也能玩的不亦乐乎;那时正是中国女排五连冠的鼎盛时期,所以我们对排球更是情有独钟,我们还经常在体育馆里举办排球赛,记得有一次我们班举办了自己冠名的“酸奶杯”排球比赛,获胜的一方每人奖励一瓶酸奶,酸奶在当时对我们来说已是一种奢侈的饮品,以其作为奖品既能满足同学们的物质需求又能得到精神鼓励,足以让我们特别开心。

       组织全班郊游更是一件令我们兴奋的事情,一次,我们十几个女生打算去大伙房水库游玩,我们准备了好多面包、香肠、小食品、扑克及一些必需品,大家打扮得美美的,满心欢喜地出发了,怎奈走到半路车坏了,但丝毫没有影响我们游玩的心情,当即改道去了南湖公园,玩了大半天才恋恋不舍的回到学校,一群快乐的人从来没有什么烦恼。

南湖公园小聚


       那时的我们充满了浪漫,在排球场上点上一圈蜡烛为同学庆祝生日;或在宿舍里办一场生日PARTY;最难忘毕业的前夜,我们在百鸟公园的“夜光聚”,同学们都知道这是第二天分手前的小聚,大家围坐一圈,有人弹吉他,有人唱着歌,大家在兴奋中略带一丝伤感一直到午夜也不愿散去,都希望时间过的慢一些……现在回忆起来还真有几分大学生的浪漫。


师生情

       永远忘不了入校的第一天,当我下车带着懵懂走进校园时,一位年轻的老师迎上来热情地嘘寒问暖,帮我们拿行李,后来才知道他是历史班辅导员王伟营老师,让头一次离家的我心里暖暖的;报到后第一次进食堂吃饭,竟忘了的带粮票,身旁一位和蔼的长者,主动给了我四两粮票,后来开会时才知道他就是我们当时的历史系总支书记渠世光,那之后不久他就退休了,尽管接触时间不长,但却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。

       在与老师们的四年朝夕相处中,更是收获满满。张伟老师接任退休的渠书记后,每次的学生大会上他都谈笑风生,幽默地向我们传授他与女同学成功的恋爱经验。张伟老师后来升任辽大副校长,他的工作作风和为人处事的态度给了我很巨大影响,让我受益匪浅;王雅轩老师是我们的系主任,讲授《古代汉语》,他学识渊博,豁达乐观,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学者型领导;韩愈春老师是系的团总支书记,我们私下里议论他“表里不一”,虽然外表彪悍,却藏着一颗善解人意的心,同学对他敬畏之余又与其格外的亲近;葛洪元源老师是系学生党支部的书记,他和爱人吕健,与我们学生年龄相仿,当时刚结婚“蜗居”在哲经楼二楼,晚自习时走廊里总能闻到从他们家飘出的菜稥,有一种家的味道,让我们欣羡不已。我们的辅导员王珊老师待我们像邻家大哥哥一样,他的有为有位的努力成为我们的表率;还有任杰老师,他天性活跃幽默,与人为乐与已快乐,跟我们更像是朋友,而且是一生的朋友。

 

张伟老师与我们八八三班同学小聚


       档案专业知识学起来比较单调枯燥,丁海滨老师授课幽默,他给我们讲《科技档案史》,授课过程中,常结合书本知识提问一些生活中的常识性的问题,既活跃了课堂气氛,又调动了大家学习课外知识的兴趣,做到了寓教于乐。潘玉民老师教我们《档案编纂学》,他治学严谨,威望极高,是典型的学者。“千教万教教人求真,千学万学学做真人”,耳闻目染,这些老师对我影响都很大,毕业后我也做了老师,无论是在讲台上,与学生的关系上还是管理学生的方法上,无形之中都显有他们的风范,工作得益于辽大老师的教诲。


校园情

       辽大的校园虽然不算大,但古朴的教学楼,笔直的林荫路,红砖灰瓦的宿舍楼,都成为我们永远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。

       辽大的军训至今难忘,我们每人一身戎装,飒爽英姿五尺枪,阳光普照训练场。一天训练下来虽然每个人象泥人一样,但却特别开心,因为经历的都是不曾经历的,比如:匍匐前进、正步走,尤其是军训射击打靶,真枪实弹啊,发出一枪弹壳回弹到身上以为是枪子儿呢,吓得一动不敢动。等到五发子弹打完后,竟然中了48环,开心死了,后来才知道是旁边同学子弹脱靶了。毕业后才知道,辽大军训实弹打靶不知被多少人羡慕嫉妒呢。

 

1988年军训后的合影


       记忆中辽大的伙食还是不错的,当时最爱吃的是早餐,尤其爱吃早餐中的面条配油条,那真叫一个好吃啊。不过小吃铺的油炸糕、炸馒头片和馄饨更是绝配啊,说话间口齿留香。男生们则喜欢把午饭打回宿舍去吃,吃饭时大家谁也不敢离开饭桌,稍不留神可能盘中就只剩菜叶了,肉早已不知被谁抢吃了,在抢与防抢中给大家增添了不少乐趣;当时食堂已有“小炒”,就是单点的炒菜,馋了就偶尔点一个小炒改善一下,当然天天点是吃不起的。所以那时我们最期待的就是每年年底的班级会餐,那样就可以放开大吃一顿了。

       现在回忆最难忘的还是九舍,尽管墙体斑驳,走廊灰暗,舍间狭窄,可是对于历史系八八级人来说,它寄托着我们太多的浪漫,承载着我们无尽的快乐。那时我们历史系的男生女生同住在九舍的不同楼层,所以男女生之间基本上都认识,即使有的相互间没说过话,但至少也能混个脸熟。经常熟悉的同学们在一起过生日,彼此串门,交流学习,商量事情,男生帮女生修自行车、女生帮男生缝补个衣扣等等都很方便,一高兴,约个周末说走就走的旅游更是司常见惯。

       当时的学习之外的业余生活除了运动外,就是看电影和参加舞会了。舞会是当时那个年代大学特有的文化形式,是大家与外系同学彼此认识、相互联系,增进感情的一个重要场所。那时我们常在周末晚上以系为单位在教室举办舞会,一台录音机几盘流行歌曲磁带,就可以组织一场舞会,那时大家每周必舞,在快三慢四中享受音乐、交流情感,大规模的舞会一般在辽大礼堂举行,有时附近的学校诸如沈师和体院的学生也前来凑热闹,于是舞会便成了思想活跃的男女生的秀场,一番打扮后男生显得风流倜傥,女生美丽端庄。记得当时我们班的一个帅哥跟同学借了一件儿风衣,结果佳人共舞太忘我,浑然不知把衣丢,以至如今每次同学聚会时这件事都会成为酒桌上的笑谈。

       在辽大的四年,除了快乐还是在快乐,我们在快乐中学习,在愉悦中成长。真要感谢那四年赋予我们成长的宽松环境和氛围,让我们成熟。有人说:大学里的成长不是年轮的增长,也不是知识的贮备,而是彼此的陪伴与见证,共同的成长与进步。同学们的最美芳华在辽大中度过,我们由衷的感激母校,热爱母校。如今母校走过了七十年的春华秋实,迎来了属于全体辽大人的荣耀与辉煌,衷心为母校的七十华诞祝福。愿母校蓬勃发展,桃李芬芳,摇曳生稥。

 

历史系八八三班毕业二十年聚会

 

 

 

 作者简介:涂淑梅,1969年生人,辽宁大学历史系八八级学生,2004年取得辽宁大学法学硕士,现沈阳师范大学工作党委宣传部,中共党员,教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打印    收藏
上一条:后来的我们——柳震(法学院1994级校友)
下一条:走着、走着,就走到了辽宁大学——谢地(经济学院院长)
关闭窗口

中国·沈阳·辽宁大学 @ Copyright 2013-2016
地 址: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 编:110136  电 话:024-62602028(蒲河校区)
辽ICP备0500136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