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| 新闻资讯 | 校友会 | 校友风采 | 学缘故事 | 校友期刊 | 校友捐赠 | 服务校友 | 影像辽大 | 联系母校 

     学缘故事

学缘故事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缘故事>>正文
斯文不坠,春华秋实哲经楼
2022-10-21 10:56   金天


    每个大学,都有一个文化符号,令毕业生终生记忆。哲经楼,对于我,无疑是母校回忆中,最难忘怀的文化符号。

不用说暮春飘满槐花香的狭长走廊,不用说夏季映在灰墙上的斑驳树影,也不用说秋日满红叶的无比绚烂,更不用说冬日白雪皑皑下的庄严,单是三楼那幅“斯文不坠”的牌匾,就已经成了很多人的精神家园,在毕业很多年后,在不同场合,与不同人常常追忆。

 

那些风华正茂的先生

    印象中,俄式风格的哲经楼古老、厚重,高大茂盛的槐树常常伸枝入窗,洒下一片清凉,即便炎炎盛夏,教室内仍凉意习习,散发着古老建筑特有的气息,令人心平气和。

    厚重的建筑呈现的是肃穆与庄重,而讲台上的先生们,则构成了哲经楼的魂魄。

    那时候,哲经楼由中文、哲学、历史三大系使用,中文系占据三楼,九七新闻则隶属于中文系。得天独厚的优势,令新闻专业的我们得以学习新闻知识的同时,也有了深入了解文学的机会。

    当时中文系所有课表都是公开的,每学期课表下来,我们都会在宿舍里叽叽喳喳研究,除了本专业必上的课程外,勾选出其他专业心仪的课程。

    而系里的先生们也无比开明,每每鼓励大家在课堂上自由辩论,课外积极实践。记得在新闻课堂上,那时的教授们便已经尝试视频教学,徐朝信老师每每给大家放映各种经典影片,讲解电影的拍摄手法、引导我们理解视觉在传播上的表现力。在如今网络视频、抖音流行的当下,回望当年所学,才知先生苦心。还有文言老师,幽默风趣、段子频出,但曾经的一次社会调研报告,很多同学未经实地考察、草草完成作业,令一向和蔼、好说话的文先生痛心疾首,严厉的讲述了新闻传播要尊重事实、还原真实的原则。谆谆教导,如在昨日这种严谨、扎实的新闻作风,如今已经成为我教导职场新人的规定内容。

    记得每每参加中文系的课程,古代文学的先生们往往对非中文专业的学生们多方鼓励,经常在难点之处,特别提点,甚至第一排的座椅,中文专业的同仁们也心照不宣的留给了我们。记得毕宝魁老师每次上课都会特别提问前来听课的新闻班学生,令我们倍感鼓舞。涂光社先生,在教学之余,认真地阅读我们几个同学“创作”古体诗诗集,对那些“句读不葺”的诗句热烈鼓励,激发了我们对古代文学的热爱,并最终令我鼓起勇气,报考了古代文学研究生。

    最难忘的是我的导师胡胜先生,研究生三年,如父如兄,贡献了无数本书籍、无数次饭。而在我犹豫不决是否读自费博士的时候,胡胜老师亲自来到哲经楼教室鼓励我:“只要你想念,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学费”最后虽然选择放弃读博,但时至今日,回想起来,仍感动不已。

    哲经旧事,如今回想,先生们的风骨与哲经楼的厚重往往相互叠加,构成了大学生活最自由的灵魂空间,常常追忆。

 

那些才华横溢的校友们

    哲经楼不仅是自由的学术殿堂,也是我们放飞思想、尝试探索的起点。那时的中文系社团众多,剧社、文学社、杂志社、演讲协会……层出不穷。

    长我两届的一位师兄,当时是阳光剧社社长,在大二的春季,组织九七新闻班的同学,排演了名为《白衣飘飘的年代》的话剧。那个春天,哲经楼里总是有人哼起校园民谣的曲调,楼旁的树影下,总有一群人在反复演练大学生活的一年四季。直到有一天最后彩排的时候,女主角在毕业分别的那场戏中泪流满面,令懵懂的我们蓦然初识大学生活的美好与珍贵。

    《大学时代》是由中文系创办的一本杂志,在班长的带领下,杂志社的几个同学在全校范围内进行约稿,小说、故事、散文、时评,从卡夫卡、到王小波,从贝多芬,到阿炳……各种选题争论不休。我们带着青涩的办刊理念,尝试传递对大学生活的理解、对理想国的憧憬。甚至在约稿的同时,还尝试进行市场化运作,引入了赞助费、实施部分售卖。现在想来,这些不成熟的尝试,令人汗颜,也弥足珍贵。

    人生若只如初见,放肆的青春与自由挥霍的时间、一群人为一个目标而努力的场景,总是令人感动、鼓舞。

    如今,阳光剧社社长已经成为辽大中文系的教授;演讲协会会长也在京城担任了某地标商场的总经理;杂志社的总编辑,则追随着崔永元,立志将口述历史进行到底。而在我误打误撞闯入娱乐圈后,也经常与校友偶遇,有些阳光剧社的成员已经成了明星,有些校友也成了业内响当当的制片人大佬,有些学长则成为影视界资深评论人。

    那些才华横溢的校友们,已遍布在天涯。

 

斯文不坠,永志不忘

    如果说哲经楼是我们对母校最难忘怀的文化符号,那么三楼资料室门楣牌匾上的“斯文不坠”,则成为很多学生毕生追求的精神境界。

    当时只道是寻常,在辽大就读的七年间,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这四个字,却从未深究,直到毕业后才深谙其中滋味。

    在我加入国内公关行业排名第一的蓝色光标时,受到的第一个入职培训,就是“无论客户预算多大,我们永远不做诋毁竞争对手的事情”,这让我想到了“斯文不坠”;当我离开蓝标开始效力于一家创业型公司时,一个违背社会公德的企业找到我们,希望寻求舆论声援时,公司总经理在拒绝这家企业后,对我们说“公关人要有职业道德,但更要做人的道德”,这也让我想到了“斯文不坠”;在我职业生涯中面对众多难以搞定的甲方客户时,我都在时刻提醒自己,要做到最好、做到最专业,这时,我脑海中浮现的亦是“斯文不坠”。

    斯文不坠,文化薪火相传永不停止;斯文不坠,即便遭遇疾痛惨怛,也将坚守各自的风骨与气节。

    研究生毕业很多年后,某个夏日,四岁的儿子在书架中翻出了一个记事本,让我给他讲故事。打开一看,竟是大学抄录诗歌的本子,满满的,都是中文系文艺理论苗强先生的诗歌。当年用心一笔笔抄录的文字,如今都成了黄口小儿好奇的故事。于是,我给孩子讲起已经远去的苗强、讲起中文系的往昔……讲着讲着,泪流满面。这些字里行间的记忆片断,让我想起那些美好的人生刹那,并时刻提醒我,斯文不坠,要对得起曾经美好的自己。

    苗强老师在《桥下》写道:“月光模拟流水,保持古老乐曲的节奏。那人悄然离去,隐匿于城市灯火,仿佛刚刚带走一川巨流。”哲经楼的回忆,就如一川巨流,摇曳起无数春华秋实,照亮了我生命中最有力量的部分。这就是哲经楼的灵魂,是斯文不坠的力量。

 


作者简介:

金天,辽宁大学1997级新闻专业本科校友、2001级古代文学硕士硕士校友。先后在新华社、蓝色光标任职,现任北京成翼文化传媒合伙人,副总裁。自2011年加盟成翼文化开始创业,是国内最早一批探索PR与娱乐整合营销的公关人,见证并参与了中国娱乐业十余年的飞速发展。其带领的团队,为数百档娱乐项目提供整合营销策划解决方案,成为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爆款节目和电视剧的策划人。



 

 

 


 


打印    收藏
已是首条
下一条:我的辽大创业故事
关闭窗口

中国·沈阳·辽宁大学 @ Copyright 2013-2016
地 址: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 编:110136  电 话:024-62602028(蒲河校区)
辽ICP备05001361号